穿透白酒半年报:茅台一骑绝尘,泸州老窖超越洋河重回前三

2020-09-11 10:26 | 发现网

  穿透白酒半年报:水井坊营收降幅52.41%,酒鬼酒、舍得酒业等日子也难过

  

  近日,19家白酒上市公司2020半年报已经全部公布。从半年报中不难看出,茅台、五粮液继续领跑行业,白酒市场回暖趋势明显。


  blob.png

来源:网络


俗话说,无酒不成席;诗酒交融,源远流长。

  

  而中国白酒,更是人类物质劳动生产的精华琼浆,与白兰地、威士忌、伏特加、金酒、朗姆酒并称为世界六大蒸馏酒,也称之为六大烈酒。公开资料显示,到2019年,随着山西汾酒、古井贡酒迈入百亿阵营的步伐,白酒行业进入百亿行列的上市企业增至7家,如果加上郎酒、剑南春两大未上市的百亿酒企则是9家。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据发现网记者对白酒行业19家上市公司2020年半年报的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除了茅台、五粮液这两个酒业双子星继续领跑外,行业整体面临着较大的压力。

  

  水井坊营收降幅52.41%,酒鬼酒、舍得酒业等日子也难过

  

  据发现网记者不完全统计,营收降幅较大的依次是水井坊(-52.41%)、口子窖(-35.12%)、青青稞酒(-34.65%)、迎驾贡酒(-27.32%)和老白干酒(-23.79%),金种子酒、洋河股份、舍得酒业、伊力特、金徽酒次之,古井贡酒、泸州老窖、今世缘、牛栏山微降。

  

  值得注意的是,金种子酒自2012年危机后业绩开始逐年下滑,并呈现负利润状态。2019年,其实现营业收入9.14亿元,同比下降30.4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4亿元,同比下降300.17%。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1亿元,同比下滑19.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436.41万元。金种子曾以先进的营销手段占领市场,但在前几年头部酒企纷纷进行双品牌战略的时候,金种子酒没有跟上节奏,在产品结构调整上慢了一个节拍。如今,金种子奋力追赶,公司实行“金种子”和“醉三秋”双品牌战略,将目标瞄高端和次高端市场。据媒体报道,金种子酒总经理张向阳表示,希望在经过调整和改革后,金种子成为安徽区域白酒企业的头部。

  

  青青稞酒在回应业绩表现乏力上也提到了与金种子酒相同的点,中高端产品布局较晚,基础薄弱,尚未能大规模占领市场。

  

  而酒鬼酒最近过得也不是很安稳,2019年年底,酒鬼酒遭遇前代理商石磊实名举报,从而引发“甜蜜素”危机。酒鬼酒曾在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突然大幅下滑,前三季度营收为9.68亿元,本以为第四季度会比较难的酒鬼酒,却出人意料,第四季度实现营收5.44亿元,期间也有不少怀疑其隐瞒数据之声。今年上半年,酒鬼酒实现营收7.22亿元,同比增长1.87%。

  

  近日,舍得酒业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政先生立案调查。舍得酒业近年来一方面甩掉发展过程中遗留的“包袱”,另一方面专注于老酒品类,持续深化“老酒战略”,在经典老酒、藏品老酒和艺术老酒三条赛道同时发力,其营销投入成本偏高。

  

  梳理数据发现,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有6家企业的净利润在1亿多,占企业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些企业大多处于营收与利润双双下滑的状态,还有两家则是负利润运作。除疫情因素外,这一方面源于头部品牌和区域强龙对市场的双重挤压,自2013年进入深度调整期以来,名酒品牌传播和渠道下沉,对泛全国化和省酒品牌形成了冲击;另一方面,是品牌自身在全国化的进程中发展缓慢,市场投入加大,产出比例失衡;还有一个因素,我国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升,国民消费结构升级,名酒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了腰部以下企业的市场份额。种种因素叠加导致这些酒企利润不同程度下滑。

  

  可以看出,相当大一部分上市酒企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  

  白酒行业形势依然比较严峻。  

  泸州老窖超越洋河重回前三,茅台依旧笑傲江湖  

  危机是检验企业的试金石。

  

  2020年《财富》中国500强排行榜显示,在利润率最高的40家公司榜单中,茅台以46.38%的利润率位列榜首,五粮液以34.72%的利润率位列16位,洋河以31.92%的利润率排名第24位。

  blob.png

来源:网络


高利润往往体现在高端酒上。不是所有酒企的高端产品都能畅销,但市场会为强者让路。2020年上半年,19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总营收为1268.75亿元。根据半年报,贵州茅台上半年实现营收439.53亿元,同比增长11.31%;净利润226.02亿元,同比增长13.29%。8月27日晚,五粮液股份公司发布上半年业绩报告,今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307.68亿元,同比增长13.3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8.55亿元,同比增长16.28%。茅台和五粮液两家的营收总和为747.21亿元,占整个白酒上市公司总营收的58.89%。

  

  茅台和五粮液的中报都很亮眼,但仍免不了被比较。

  

  从营收规模来看,茅台自然是以绝对实力继续站稳“一超”地位,营收和净利润都将五粮液甩在身后。但除去情况特殊的*ST皇台,五粮液的营收增速在高端白酒上市公司中却位列榜首。2020年以来,五粮液股价涨幅已超80%,超越了贵州茅台的57.34%,领涨高端白酒板块。虽然五粮液与茅台还不可同日而语,但五粮液的未来十分值得期待。而茅台更是一个IP、金融产品,无法仅仅用正常逻辑去分析。无论怎样,龙头企业在抗风险能力上都可谓是完美通过了这场疫情大考。

  

  而常年稳居行业“探花”之位的洋河股份,营收、净利润均出现了“双降”,增幅都排在上市酒企前五的末位。自2019年第三季度起至今,洋河股份的营收及净利已连续4个季度增幅为负。究其原因,从2019年半年报中可以看出,“为追求长期的高质量发展,公司主动进行了战略性调整。”十年前洋河凭借着“深度分销”的营销模式,以及蓝色经典系列的成功,进入高速发展期,取代泸州老窖,成为白酒行业第三名。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今,洋河因渠道模式弊端逐渐在白酒企业高速发展中掉队。洋河去年中旬的战略调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其业绩的发展,其影响也在疫情之下被放大,因此直接导致今年年中报“难看”。

  

  反观一年高喊七次“重回前三”口号的泸州老窖,虽然营收微降,但净利润却实现了17.12%的逆势增长。业内人士指出,以“国窖1573”为核心的高档白酒是泸州老窖净利润逆势增长的主要功臣,泸州老窖领导层也认为高端白酒升级空间较大。近年来,泸州老窖构建了清晰聚焦的“双品牌、三品系、五大单品”品牌体系,国窖1573坚持“浓香国酒”的品牌定位,巩固中国白酒高端品牌“第一梯队”地位,品牌辨识度和含金量大大提升。根据泸州老窖“重回前三”最初的发展战略,“用3年时间实现全面跨越与赶超”,2020年则是达成期。目前来看,这个目标确实已经达成。截至9月4日收盘,泸州老窖总市值为2231.99亿元;洋河股份总市值为2182.27亿元。泸州老窖已超越洋河股份成为贵州茅台、五粮液之后市值第三的白酒股。但该公司中端酒类、低端酒类,却显露颓势,收入、毛利率双双下滑,在次高端产品建设上仍需努力。

  

  与此同时,山西汾酒在疫情之下营收和利润没有大幅下降,反而成为为数不多营利双增的酒企,倒是意料之外。在今年一季度,汾酒营收41.4亿元,上年同期40.7亿元,同比增长1.7%;扣非净利润12.3亿元,上年同期8.77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0.25%。对比茅台和五粮液,这个增长幅度也是非常出色的。山西汾酒之所以增长速度惊人,主要是保健酒、省外、电商渠道均实现了猛增。

  

  2019年,山西汾酒、古井贡酒,正式迈入百亿阵营,但古井贡酒光环背后却存在“隐忧”。公司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5.20亿元,同比下降7.82%,实现归母净利润10.25亿元,同比下降17.89%。而在2019年消费旺季的第四季度,古井贡酒仅实现净利润3.56亿元,甚至低于淡季的二三季度,数据耐人寻味。

  

  产品需求向高端品类聚集趋势明显


  blob.png

 制图:发现网

 

从营收方面来看,高端酒仍然是行业发展的一个核心方向。排名前六位的全国性名酒上市公司2020年上半年总营收为1082.04亿元,约占总量的85.28%;13家非名酒或区域性酒企总营收为186.71亿元,仅占总量的14.72%。高端品牌始终掌握着市场主动权。在疫情催化下,白酒行业向头部名酒品牌集中趋势未减,反而加快了速度。


  blob.png

  制图:发现网


从地域来看,白酒产业区域聚集效应显著。川、黔两大白酒大省上市公司的上半年营收为841.85亿元,占总量的66.35%。贵州茅台的规模堪称一骑绝尘,而四川白酒产量一省独大,五粮液、泸州老窖、舍得、水井坊、剑南春、郎酒等知名品牌均出自该省。在气候、水源等地理因素以及工艺传承和酿酒文化方面,川、黔两地都有着独到的优势,无论从白酒产量还是企业规模来讲,其综合实力都领先全国。

  

  在政策方面,行业资源向核心产区倾斜,我国白酒产业从粗放式发展转向集约式发展。核心产区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出台了系列支持白酒产业升级发展的产业政策和配套政策,主要体现在建立包装园区、辅料生产园区以及物流仓储园区等方面,白酒及其上下游产业资源正向核心产区聚集。

  

  从消费结构分析,白酒产品需求向高端品类聚集,次高端市场潜力巨大。近年来,我国人均GDP稳定增长,消费结构不断升级。从本次半年报也可以看出,高端酒占比较大的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汾酒等名酒品牌,在营利上均遥遥领先。尤其是以高端酒为核心的茅台、五粮液,在疫情叠加因素下,仍在庞大的销售基数上取得了两位数以上的增长,与追赶者拉开距离。但相比于高端品牌,次高端白酒具有更强的社交属性,消费场景更加多元化。区域性龙头洋河、汾酒均加快在次高端领域的布局,或能抢占更多市场份额,增加与名酒抗衡的砝码。

  

  在行业竞争方面,有专家预测,年内将有部分区域性中小品牌主动退出,上游厂家及下游商家都可能经历一波倒闭潮。行业两极分化加剧后,“百亿”级成为一个更高阶的竞争起始点,如今头部企业都在加紧布局顶层建设,为即将迎来的升级大战摩拳擦掌。

  

  从产业前景来看,疫情之下全球性经济遇阻,白酒行业业绩有所下滑实属正常,而茅台、五粮液的强势增长更加给整个行业坚定了信心。在海外市场,中国白酒的接受度远不及其他品类蒸馏酒,如何带领中国的酒文化走向世界,是全体中国酒企的课题。目前,中国白酒仍以自销为主,而消费人群则以中年男士为主。在短时期内,可以说白酒依然是“朝阳产业”。但随着社会时代更迭,消费日趋多元化,在消费总量几乎不变的情况下,酒企更应“多生孩子”,通过不同品类竞争获得更高的市场份额。多条腿支撑,才能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老话讲,“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而白酒更是如此。中国地域广阔,每个地区的口味、文化都不尽相同,因此,多品牌共存将是一种长期现象。风云之下,暗流不断涌动,大战终将再起,企业多一分储备,就会多一分胜算。

  

  2020年余额不足4个月,各企业如何攻守,我们拭目以待!

  

  (发现网记者:罗雪峰 研究员:曾子剑)



责任编辑:曾子剑
免责声明

发现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请联系本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