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携程订单退款过300亿 拓展金融业务被诉年利率超30%

2020-07-27 11:06 | 发现网

摘要:携程近来成立融资投保公司,在金融业务上不断加码,但它旗下的金融产品却始终反响平平。尤其在疫情当下,旅游业发展严重受阻,携程业绩也受到重创,金融领域尚不能有大的突破。但随着疫情好转,携程接下来会有哪些动作亦有待关注。

近日,携程在天津成立了携程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携程金融消费金融业务负责人解伟,注册地址为天津自贸试验区(空港经济区)空港国际物流区。

企查查显示,除了携程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携程旗下还有多家金融业务公司,如携程小额贷款、上海尚诚消费金融、携程金融信息服务等。

携程.png


携程在金融领域的布局早已开启,无论是保险、消费金融、小额贷款均已设立阵地,无论是面向企业还是个人都有产品面世,但在业内却没有激起多大的水花。

个人小微信贷平台被投诉年利率超30%

官网显示,2017年9月,携程集团整合资源成立携程金融,业务包括信用卡、理财、产业金融等。在携程金融成立前一个月,也就是20178月,携程与上海银行发起成立了尚诚消费金融,其中携程控股58.8%

然而尚诚消费金融的表现一般,从业绩上看,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尚诚消费金融业绩呈现亏损状态2018年全年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为2043.19万元2019年,尚诚消费金融实现净利润6144.89万元,较20182043.19万元增长约200.75%截至20191231日,尚诚消费金融总资产125.47亿元,净资产10.68亿元,贷款余额120.83亿元。虽然去年净利润增速较快,但与头部消金公司还相去甚远。此外,去年年底,有消息传出尚诚消金办公地点已从携程大楼搬离,令业界纷纷猜测这是其“远离”携程的信号,但对此消息双方并未作出正面回应。

尚诚消金的业绩不佳,同时携程旗下的消费金融产品“借去花”、“拿去花”等运营效果也不尽人意。消费分期产品“拿去花”主打年轻人旅行消费分期,称最高额度20万,可先行后付,是由携程金融联合各大银行、消费金融等拥有合法金融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推出的信用消费服务。有媒体报道,截至2018年末,拿去花产品在贷余额为10.79亿元,在贷用户数量为70.89万户,户均在贷余额为1522.46元。在去哪儿网平台的GMV渗透率为12%,在携程网平台的GMV渗透率仅有1.5%

与此同时,在黑猫等投诉平台上,携程的消费金融产品也多次遭用户的抱怨,主要问题集中在利率过高、无故扣款、暴力催收等。有用户反映2020622日在携程预订酒店支付费用364元时,选择了拿去花支付方式,但是并未选择要分18期还款,本人也不需要364元还要分18期还款。 本人在确认支付并输入支付密码时并未收到提醒确认分期,现在拿去花还款时无故要求本人支付18期手续费47.4元。”甚至有网友戏谑“携程‘拿去花’是不是要改成‘替你花’”。

黑猫_meitu_1.jpg

来源:黑猫投诉、聚投诉

根据网友反映,携程的个人小微信贷平台“借去花”出现收取高额利率的情况。721日,用户投诉称“在携程金融借去花借了7000元,年利率35.6%”,根据该用户提供的借款记录,本金7000,首月综合息费190.58,罚息2.33元,依照这个数据年利率达到32.9%。但是,在借去花App上显示的是日息低至0.02%,由此计算年利率也只有7.2%,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

微信图片_20200724110435.png

来源:黑猫投诉

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问题,最高法、国家发改委近日联合发布了《关于为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指出要统筹兼顾利率市场化改革与维护正常金融秩序的关系,对于借贷合同中一方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总和超出司法保护上限的,不予支持。对于当事人以预扣利息、租金、保证金或加收中介费、服务费等方式变相提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规避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行为,按照实际形成的借款关系确定各方权利义务。

携程在放贷领域还并不满足于现状,今年3月份,又有消息曝出,携程金融将推出额度5万元以上的大额贷款产品,正在积极招募有流量需求的银行和消费金融机构合作,但具体何时推出尚不知晓。

Q1携程订单退款超300亿


尽管携程一直在扩张金融版图,但今年的主营业务因疫情受到重创,因此金融业务也没有太大起色。2020年年初,新冠病毒全球性的侵袭使旅游业、航空业大受打击,接连传出企业裁员的消息,而携程作为国内最大的OTA平台,运转似乎更需要力气。

根据公司财报,携程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42.05%,净亏损53.5亿,包括客户取消预订退款导致的坏账准备金 12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00%以上。2020Q1携程订单退款超300亿元,海外业务营收基本没有进入到下半年,疫情仍然一波又一波地小范围反复,使旅游大门始终难以打开。

危机之下企业不得不压缩成本支出,从携程一季报中可见,总成本和费用同比下降 14%。其中,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为14亿元,同比下降38%;产品开发费用为17亿元,同比下降33%。与此同时,携程旗下机票比价搜索网站天巡还被曝出宣布将裁员300人。而携程方面回应称,由于全球疫情的冲击,天巡计划采取一系列措施加以应对,其中包括组织结构的优化。这种压力之下,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也亲自出马,成了直播带货平台的常客。

而携程方面则表示,旅游业已经出现了早期复苏的迹象,并对行业的远景充满信心。据携程数据显示,北京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下调为三级的消息发出后,北京用户携程APP打开率大增380%714日,文化和旅游部印发通知,可恢复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跨省(区、市)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

在旅游业日渐复苏的情况下,携程如何提供后疫情时代的出游产品也是行业关注的重点,梁建章曾说疫情加速国内旅游业整合,那么携程能否平稳度过危机期,为之后的在线旅游江山再下一城,有待关注。

(发现网研究员 杨璐)


责任编辑:杨璐
免责声明

发现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请联系本网。

推荐阅读